最新消息:小叮叮正在努力茁壮成长!~~

对你说(四)

叮妈碎碎念 叮妈 166浏览 0评论

亲爱的叮叮,还记得2018年的第一个清晨吗?
那天,你掀开被子,揉揉眼睛,对我说:“妈妈,我四岁了吗?”
你是那么急切地渴望着长大,从那一刻起就骄傲地宣称自己已经四岁了。这个生日过后,终于名正言顺。
每年生日的时候,我都会絮絮叨叨一篇“对你说”,不知不觉已是第四篇了,当初的闪念,在坚持了4个年头之后,已然成了一种习惯。习惯,就是年年岁岁、长长久久,直到你成家立业,直到你生儿育女,直到你找到未来的星辰大海,直到我们渐行渐远地离别……
是的,虽然我心里极度不舍,但我知道,在这段同行的道路尽头,在未来的某一天,我们终将分离,我有我的岁月静好,你有你的碧海蓝天。

你说你已经是大孩子,不喜欢我们再把你看作小宝宝。那么,就从这篇开始,让我们像大人一样聊天吧。

[1]
那么渴望长大的你,有没有想过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呢?
你知道吗,我最喜欢你用一本正经的语气,一知半解的神情,像个大人一样,认真地和我们讨论事情了,话语里面还夹杂着各种现学现卖的成语、关联词、语气词……每次听到你用软糯的童音,讲着大人们的话,我就觉得特别可爱,心都要跟着化了。那个时候,我在脑海里常常会想象着你长大以后的样子——阳光、帅气、一双眉眼弯弯的桃花眼,一张能说会道的甜嘴巴……
俗话说,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。短短的几年人世,你的性情似乎已展露无遗——外向而欠缺定力,兴趣广泛、喜好如风,有点三分钟热度。
性格这件事,也许真的带有某种命定的密码。在过去的三年多里,我和你爸爸常常会有这样的困惑——我们如此低调内敛的父母,怎么会生出你这样浮夸张扬的小孩。不过后来也就释然了——大概是我们身上的隐形基因,传到你身上,一不小心变成显性的了吧。
低调内敛也好,浮夸张扬也罢,都是真实的自己,我们不需要讨好这个世界,活得潇洒而真实,也是很多人渴慕的幸福。

[2]
“人为什么会死呀?”
我一下子也回答不上来,只好像天下父母那样敷衍着——等你长大了,就知道了。
嗯,这下你明白了吧,但凡我用这句话回复的问题,大概都属于人生诘问的范畴——说来话长,以后再说。
要怎么和一个黄口小儿讨论衰老和死亡呢?你的生命那么旺盛、那么鲜活,你是春日里向阳生长的初芽,要如何理解最后一片常青藤叶的孤寂哀凉,抑或从容浩荡?
开启这句人生诘问的,是一部名叫“COCO”的动画电影。初次进入影院,你会不会也像曾经的我一样,被那束射向银幕的神奇之光深深震撼。小小的你,可能还分不清现实世界和光影世界的区别与关联。当曲终人散,灯光亮起的时候,你坐在那里,看起来有点呆滞。关于电影感受,只是弱弱地回了声——觉得有一点点难过,便再也说不出什么了。
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有始有终,方得圆融。无论我们怎么留恋人世风光,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老,走向死亡,这本是自然造化。总有一天,你会面对这一切——曾经亲密无间的人,伴你长大、陪你玩耍的人,和你的生活紧密关联的人,你所熟悉的人,你深深爱着同时也深爱你的人……在某个时刻,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,再也不会回来。这种离开,也许是措手不及的震惊,也许是旷日持久的拉锯……这是你终归会面对的,长辈亲人的死亡……然后,自己的死亡。
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,都是有期限的。请珍惜你和生命中所有人之间相处的缘分和时间吧,在大限将至之时,不留遗憾,便是对彼此生命最大的尊重。

[3]
草长莺飞的春日,熙来攘往的上海街头,游人们喜气洋洋且行色匆匆,都是赶着去紫藤园赏看万紫千红的。在并不宽敞的街沿上,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流浪汉正面无表情地瘫坐在地上行乞。
“这个人为什么没有家呀?”
几个月前,当我们走过泉州的街头,你也问过同样的问题。孩子内心的悲悯,比什么都珍贵。
让我们怎么回答呢,陌生人的人生实在是有太多际遇太多可能了,于是出于教育的目的,我们杜撰出一个类似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的故事,这大概是四岁的小孩,最容易理解的故事。
对你来说,“无家可归”,可能是人生最悲惨的遭遇。于是,就算我们已经走远,你还是念念不忘摆在这个人面前的破碗,和碗里为数寥寥的硬币,问道:“买一个房子要几块钱呀?”
真是个好问题。以你目前对数字的理解,一百块就是很多很多钱了,而在上海买一间房子所需要的百元大钞,可以埋好几个你了。
“爸爸妈妈,你们上班是不是赚很多钱呀?”
又是一个让我们哭笑不得的问题,大概只能用“多乎哉,不多也”来回答了。
哈,我似乎已经看到你皱着眉头,一脸听不懂的样子了。没关系,你只需要知道,我们的富有不仅在于口袋,更在乎脑袋、在乎胸怀……
等你长大了,就明白啦。

[4]
今年的清明节,大概是史上最冷的清明节了吧。
窗外是少见的、磅礴的清明冷雨,在层层黛瓦上,溅起迷茫的水花。蜿蜒的秦淮河,泛着凛冽的寒意,隐在一片白茫茫的天水里。
原定的行程计划,被这场大雨彻底搅乱,只好窝在酒店里打发漫漫的时光。
你坐在床上,专心致志地看着动画片,那是一个制作粗糙的标准主旋律故事——在抗战时代的延安,一个老师在给学生送书的途中被日本的飞机炸死了。
屏幕上,老师倒下了,鲜血浸染了身下的书本,你忽然转过头来,眼睛红红的,带着哭腔问道:他怎么啦?……然后就哇地一声哭出来了。
我们急忙安慰道——打仗就是这样的呀。
“为什么要打仗?”
一个问题,又把我噎住了,只好把你抱在怀里,轻拍你的背,继续平复情绪——那是好久以前的事,现在已经不打仗了。
战争,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了,隔着岁月的滚滚洪波,那些炮火纷飞的画面,早已模糊不堪。然而,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一个多月前,英美法往叙利亚投发了100多枚导弹,而这个国家,已经在连绵战火中,喘息了7年。曾经美丽的家园,如今满目疮痍、灰飞烟灭。
在地球的那一边,不知道有多少和你同龄的孩子,失去父母、失去老师、失去亲人、失去童年、失去快乐、失去所有美好的一切。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,无能为力。

[5]
你最喜欢听的故事,是凯叔讲的西游记的第一集。无数遍反反复复地听下来,你已经可以声情并茂地完整讲述那个“石猴出世”的故事了。那个时候的孙悟空不捣乱、不打架,,不会大闹天宫,没有师父、也没有金箍,只有美好的花果山生活,春花烂漫、果香满山,一群大大小小的猴子们开开心心,玩玩闹闹,一辈子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。
为什么要走出花果山呢?走出了花果山,便是重重波折,人世离散,一难接着一难。
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希望你能一辈子生活在无忧无虑的“花果山”里呀。
后来,出现了“师父”。师父总是不好好说话,动不动就念紧箍咒。
有一次,你很认真地问我:师父用什么武器啊?
我也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,回答你:师父只有一件武器叫紧箍咒,专门对付孙悟空。
这是个好故事,需要我们用一生来读。

[6]
亲爱的叮叮,或许只有在你懵懂无知的人生初年里,才会问我这么多一言难尽的问题。可能每个发蒙时期的小孩,都是天生的哲学家吧。
我用这样的方式,帮你把他们都保留下来。相信天长日久之后,当你经历了岁月磨洗,红尘滚打,当你再读到这篇文字,所有的人生诘问,都会幻化成你厚重的生命底色,变成助你砥柱中流的坚石、劈波斩浪的云帆。
生日快乐,我的宝贝,请继续卖力地生长吧。

永远爱你的妈妈
2018.5.23

转载请注明:王骏宸博客 » 对你说(四)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